您的位置:民俗文化 - 名人典故
 
 
【内容】
太平军战士钟纪堂
发布人:康晓霆   发布日期:2010-10-22   浏览次数:3814

    在洪秀全领导的太平天国农民军中,钟纪堂是一位永远让人怀念的忠诚战士。

 清道光十一年(1831年),钟纪堂出生在召稼楼钟家宅一户农民家中。他自幼寡言沉勇,常喜独坐深思,聪敏好学,常常秉烛夜读。寒窗十年,不负父望,院试中了秀才,乡试中了举人。正当钟纪堂踌躇满志,打算沿着科举阶梯向上攀爬的时候,鸦片战争的炮火打破了他的美梦。来到了龚自珍执教过的丹阳云阳书院,钟纪堂接受了龚自珍的改革政治、改革社会的主张,作文批判社会黑暗,鞭挞腐朽的政治制度,揭露朝廷卖国求安的无能,受到了清政府的警告。

 清咸丰六年(1856年)三月,陈玉成率领的太平军,攻占镇江、丹阳等城池。正在云阳书院读书的钟纪堂,投笔从戎,参加陈玉成部太平军。随陈玉成部队转战湖北、江西、安徽。一年后,天朝封他为“国土”(相当于翰林)。陈玉成对他很信任器重,把他留在帐下,负责宣传工作。咸丰十年(1860年)五月,钟纪堂参加摧毁清廷“江南大营”的重大战役。在这场战斗中,钟纪堂为保卫战友身负重伤,不得不请假回召稼楼治疗。

 钟纪堂回家后,仍关系太平天国的发展,关系国家前途命运。他秘密宣传太平天国人人平等、世界大同的理想,轻徭薄赋、爱民济贫的政策和效法西方经济制度的主张。民众对太平军由怀疑观望变为拥护参加,有些年轻人最终加入太平军。

 清咸丰十一年(1861年)九月下旬,当他获知太平军占领周浦镇、新场镇时,立即派人到周浦、新场与太平军联系。钟纪堂知道,召稼楼是经济繁荣的名镇,是浦东的水陆交通要冲,历来是兵家屯兵重地,甚至作为“大本营”的驻地。在他的精心动员、组织、领导下,欢迎太平军进驻召稼楼的各项事宜做的井井有条,稳稳当当,有声有色。浦东名镇召稼楼在广大军民的共同维护下,人心稳定,治安良好,秩序井然,市场繁荣,避免了兵火之灾。这在战火纷飞的年代是很不容易的。

 而这时的太平天国已处在盛而衰之际。李秀成管辖苏福省后,被糖衣炮弹击中。新招的太平军兵卒和天朝任命的地方官员成分严重不纯,违法乱纪的事件时有发生;社会上流氓土匪打着太平军的旗号杀人越货之事不断发生,加上清廷和外国侵略者蛊惑人心的煽动,不少民众对太平军存有偏见和疑虑,不明真相的人用间壁清野来对待太平军,有的甚至反对太平军。为了消除民众对太平军的偏见和疑虑,钟纪堂带领骨干人员到陈行、闸港宣传、动员。驻扎陈行、闸港的太平军也受到了热情友好周到的接待。搞好了军民关系,维护了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。这是钟纪堂一年来的辛苦结果,也是他的希望所在。

 为夺得上海出海口,便于向外商购买军火,也为了夺得长江的控制权,巩固稳定首都天京。李秀成部再次率军进攻上海。大军兵分5路,从浦东浦西两面夹攻上海县城。由李秀成次子李容发(封忠二殿下)率领的浦东路太平军,兵强马壮,势如猛虎。沿途民众踊跃参军参战,队伍迅猛发展,造成武器和红色标志头巾严重短缺。而此时,又值隆冬腊月,天气奇寒,“冰冻三尺,积雪深达尺许”,太平军御寒衣物明显不足。

 钟纪堂组织军民打造(红缨枪),筹集红布、缝衣纳鞋、打谷舂米,将军需物资源源不断地送往前线。民众的大力支援,使太平军深受鼓舞,部队斗志更加旺盛,战斗力更加强大。为了扩大战果,乘胜攻下上海县城,驻扎召稼楼的太平军及其辖下的陈行镇、闸港镇驻军编入养王吉庆部队,北上攻打吴淞口的咽喉要地高桥。钟纪堂带了一支30多人的担架随军向高桥前进挺进。在这战斗中,钟纪堂手臂被洋人的流弹击中,坚持到大队人马撤离战场后才离开战场。撤下的太平军,本想回南汇休整后再组织进攻。不料,南汇县城被叛徒吴建瀛、刘玉林出卖。养王吉庆元愤而会合太平军一起向南汇进攻,想夺回南汇县城,结果中了吴、刘奸计,太平军腹背受敌,经过几次白刃肉搏,战斗失利,无奈撤离川沙、南汇。在这场肉搏战中,钟纪堂大腿被砍伤,不得不回召稼楼疗伤。时隔不久,天京被清军围困,危在旦夕,李秀成奉天王之命回师解围,太平军一走,清军立刻反扑过来,太平军大本营驻地召稼楼首当其中,被清兵一把大火化为灰烬,在乡民亲友的掩护下,钟纪堂和几个幸存的担架队员伪装渔民,趁夜色离开了召稼楼。

 清同治三年(1864年)七月,天京陷落,太平天国起义失败。钟纪堂在白莲泾不幸落入清兵巡查队手里。审讯他的是李鸿章手下的淮勇军官。在他的审讯记录上,钟纪堂只有两句话:“你是谁?”“太平天国国士钟纪堂!”

你为什么不下跪?”“没有这个习惯!”

 旋即,钟纪堂的一腔热血溅红了白亮的铡刀。头颅被挂在南汇县城的北门示众。钟纪堂鲜血凝成的“忠诚”永昭后人。

  



 

沪公网安备 31011202005742号